三街

[绿竹棒x金铃锁]发带小甜饼

我超想玩金铃锁的发带!!!觉得超可爱!!!!

绿竹棒x金铃锁
金铃的头发软得过分,他还用白带子绑了一小撮。搞得绿竹,很想摸。
可金铃不是很喜欢别人摸他的头发。
绿竹就琢磨了好久,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。
绿竹蹭到金铃的旁边
"金铃儿!"他叫道。
金铃儿不愿看他,只低着头。
"我用我的发带和你换你的发带如何?"
金铃儿似乎被吓了一下,摇头说:"不可。"
"你看,我的发带,可有弹性了!怎么拉都不会断!你试试?"
绿竹一面说着,一面笑眯眯的取下发带,头发乱七八糟的披落下来也不管。只一个劲的扯着发带给金铃儿看。
话音都没消呢,只听啪的一声,发带断了。
绿竹:"…"
金铃儿:"乌鸦嘴。"
绿竹:"你看我的发带都断了!你得赔我一根!"
金铃儿声音都挑了起来
"干我何事?"
绿竹:"就是怪你!你要把你的发带赔给我!"
金铃儿似乎有些恼了,抬头看向绿竹,却只见披着头发的绿竹额上绑着细绳,头发被他随手抚去后面,露出爽朗的脸来,这脸还正冲着他笑。
金铃儿脸红了,又赶紧把头低下去。
"若是真的想要,倒也不是不可。"
绿竹眼睛一亮
金铃顿了顿又说"拿你的额带给我便是。"
绿竹:"早说嘛哈哈哈我这就取下来给你!"一边说一边麻利的取下来,塞在金铃手里。
金铃儿捏着那两根带子,也慢吞吞的解起发带来。
绿竹早就等着这会了,
"诶!我来我来,我可等不及你取下来。"
还没等金铃儿回嘴,绿竹的手就急匆匆的摸上了发带,细致又快速地把发带撸下来,顺带摸了好几把金铃儿的头发。
金铃儿脸更红了。
"你怎可以如此放荡!"
"哈哈哈你晚上想不想吃叫花鸡?"
"如此脏兮兮的做法,不吃。"
"诶,可别。叫花鸡是天底下最好吃的野食了。
试试嘛!"
金铃儿:"…"
那晚金铃儿吃鸡吃到肚圆,可嘴上还在说着。
"一点也不好吃。"
绿竹没回嘴,只看着他,一面吃一面露出笑来。
晚上睡觉时,金铃儿小心的把绿竹的额带压在枕头下。
绿竹早就注意到了,又悄咪咪的笑了。
下次用叫花鸡诱诱,说不定还能再摸一次。
绿竹悄咪咪的想。

评论(1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