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街

绿竹棒x金铃索 两个秃头谈恋爱(2)

#绿竹部分人设参照剑三丐帮
#白话流水日常旁白

绿竹就这样半被胁迫半呆滞的被剃了头。
可打死还是不愿意出家,方丈一把年纪抓也抓不住,只好随他去了。
方丈哪知道啊,这一随他去,可随出了大事。
他哪里知道金铃儿就这样和绿竹学坏了啊!!
第一天,绿竹翻墙出去喝酒,金铃儿跑去和方丈告状。
第二天,绿竹跑出去喝酒,方丈追着打,还是让他给跑了。
回来的时候给金铃带了颗桂花糖和精致的拨浪鼓。
第三天,绿竹又翻墙跑了,金铃儿给他搬石头垫脚。
方丈气到冒烟,抓不住绿竹只能狠揍金铃的屁股,还罚他扫佛堂。
绿竹回来的时候,把睡在佛堂的金铃抱回去了。
……
第十五天,绿竹跑出去喝酒,还带着金铃。
方丈一觉醒来,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院子里,看着满地的落叶。
等到金铃扶着醉醺醺的绿竹回来的时候,方丈已经拿好扫把提刀霍霍向屁股了。
金铃想,着了。
于是把绿竹放下,一溜就跑回房间去了。
还啪的一下把门锁了。
方丈看着一面睡觉一面打酒嗝的绿竹,心情复杂。
一面想哈哈哈哈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。
一面想嘤嘤嘤金铃儿因为你都怕我了。
还有一面你们两个出去干了啥啊咋成了这样。
和哪吒的三头一样复杂的想法。
他一转头,看见金铃在房间里开个窗户的缝暗戳戳的看。
方丈摸了摸自己滑溜溜的脑袋,把扫帚放回墙边,回去了。
金铃又赶紧出来吭呲吭呲的绿竹拉回去了。
绿竹:嗝儿
后来金铃再也不和绿竹一起出去了。
他心里想,方丈一个人在这里可能会害怕的。
不是因为我觉得和绿竹喝酒会找一些女施主玩,更不是因为绿竹是一杯倒要拉他回来太累了。
阿弥陀佛。

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绿竹的头发慢慢开始长出来了。
方丈想抓住他给他剃头,比抓个猫给猫洗澡还难。
你看看金铃儿多乖啊,天天像个猫一样的乖乖剃头。
绿竹可鸡儿不服气了,我以前像个大哥喝酒玩鸟打女人,如今呢!!!
变成一个秃子还得天天翻墙出去喝酒!!玩女人都被笑的!!!好气哦。
但金铃儿天生就是个秃子啊!!!!!!
金铃儿听了想打人,大哥,我要是天生是秃子,我咋知道我的毛儿是黄的啊。
方丈才天生是秃子!!!
方丈:我的毛是黑的。
绿竹:…
金铃:…
绿竹给他们整蒙了,于是get了第二颗秃头。
比前面那个更亮了。
绿竹想打人。
你瞅瞅金铃的!咋没我那么亮呢,一面说一面摸金铃的秃头,完事了还揉了把脸。
啊,手感真好,他暗戳戳的想。
金铃白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也不知道他就此变成了所有花楼里脸最好摸的那个,绿竹认证的。
但人家不是花楼里的的小姑娘啊!
这个绿竹,阿弥陀佛。

评论(4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