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街

[绿金]两个秃头5

发现了以前写过的一点,现在写不出来啦。

金铃一直很好奇绿竹为什么老爱喝酒,上次绿竹带他出去喝酒,绿竹直接上碗,一口气干了好几碗,大有学武松那不要命喝法的样子。

但只给金铃点白开水,说没有钱给他买酒。
还让很多女施主陪他一起喝。

金铃,死抠鬼。

这气吞山河的喝法,绿竹也酒意上了头,又搂着女施主叫着翠儿红儿的,这次还加了一个,紫薇紫薇的叫。
我还小燕子呢,金铃暗搓搓的吐槽。
一边吐槽一边吧绿竹拉到床上去,完事了还给照例他盖上被子。
金铃绵好背角,坐在塌沿上好好看着绿竹

这个人突然出现在寺庙里,看上去谁也不在意,经也不曾念过半句。

但偏偏对他那么好,拿糖给他吃,给他顶罪,抱他回房睡觉。
还天天出去喝酒。
你到底是个什么人?
回回喝醉,也不念经,来此处吃素做甚?

紫薇是谁?
翠儿红儿又是谁,他们和你喝过酒吗?
绿竹:嗝~
金铃看他这样,自知鸡同鸭讲。
转身给他熄了灯,带上门回去睡了。
嗒,金铃合上了门。
绿竹慢悠悠的把眼睛睁开,叹了口气

评论(2)

热度(10)